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安徽淮南煤矿 >> 正文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13

日期:2019-10-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13

第二十二章 打野圣地枫树林

等王念聪走后,我转头朝周如他们问道:“黄斌去哪了?他怎么没过来。”

周如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说道:“他打完比赛去忙事业了,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闲。”

哦?忙事业?那小子一看就是一副二世祖纨绔的样子,忙着去祸害女孩的事业还差不多。

“那个大叔说话好有气势,我都不敢搭话。”钟忆见王念聪已经走远,这才柔声说道。

我笑着说道:“别人怎么说也是一个董事,没点气势怎么能管得住手下。”

要是你们听到那个大叔的打一百遍理论,就不是气势是鄙视了。

周如笑着看了钟忆一眼,说道:“这下你可解放了,那个人终于不会再缠着你了。”

钟忆笑着点点头,随后又立马蹙起眉头朝周如嗔道:“你以后不要再给我做这莫名其妙的决定了,还要遇到了王桐和余木,不然你叫我怎么办?”

周如听罢好像挺觉得不好意思,这为闺蜜自作主张的事情也多亏是有一副好脾气的钟忆,换成其他的女孩估计就要开始撕逼了。

周如反身抱着钟忆,说道:“哎呀,事情不都已经过去了嘛,不要再介意了好不好,我下次保准不会了。”

只看见周如胸前硕大的胸器紧紧的挤压在钟忆身上,来回摩擦抖动,看得我和余木双眼发直。

“咦,你们两个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周如疑惑德的问道。

“大胸脯,啊不对,光真毒,这早上的太阳好毒。”我尴尬的说道。

我立马用胳膊肘顶了顶余木,余木立马头点得跟拨浪鼓似的,附和道:“是啊!太阳好晒,晒得我们脸都红了。”

周如皱着眉头说道:“尽瞎扯,这大早上阴天哪有什么太阳。”

随后周如便不再理我们两个,说道:“小忆忆,下午去看枫叶好不好,学校的枫树林现在正红着呢,好漂亮。”

钟忆点点头,随即看了我和余木一眼。

周如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怀好意的说道:“你们两个来吗?”

余木立即像一只挖到骨头的狗,高兴的说道:“好啊好啊,我们来。”

我暗道一声没出息,随即叹了口气,说道:“枫树林那么大,又错综复杂,要是有人起了歹心,我们两个纯情小郎君就危险了。”

钟忆捂嘴偷笑,周如没好气的说道:“切,算了吧你还起歹心,想找我和小忆忆一起去看枫树林的人多着呢,至少那个黄斌就是一个,你们别来。”

我立即打了个哈哈,说道:“开个玩笑而已嘛,下午我们来,我们来。”

讨论了下午的行程之后,我们起身返回了学校。

枫树林在学校的最北处,每当这个时节就有一大群痴男傻女跑到那里去搔首弄姿,卿卿我我,加上树木丛生,枫叶满满,不失为一个有情调又有分为的野战圣地。

下午吃过中饭,早早就和余木跑到这里来等候,漫山红遍,层林尽染。微风习习,空气湿润而寒冷,枫叶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这种味道最是好闻。

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就见到远处的钟忆朝这里走来了,钟忆穿着一件文艺大方的米色风衣,腰带将不足一握的柳腰轻轻束起,腿上穿着黑色的裤袜,脚上套着淡黄色雪地靴,白色围巾的两端放在背后,风一吹便轻轻晃动,脸上笑意盈盈,梨涡隐隐现现,连这最灿烂妖艳的枫叶也失去了颜色。

“周如呢?”还没等我开口,余木就急切的朝着钟忆问道。

我饱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就听见钟忆说道:“周如过来的时候摔了一跤,回家换衣服去了…她叫我先过来,别让你们等久了。”

说罢余木脸上出现一丝失望的神情,尽收我眼底,我朝钟忆问道:“周如的宿舍在哪?”

钟忆说道:“和我一个宿舍啊,三区一栋204,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将深意的目光看向余木。

“啊…她摔了一跤等下走路怕是有些不方便,我去接她吧。”余木立即醒悟,屁颠屁颠的跑走了。

“那我们先进去看看?来这里两年了我一次都没来过这里呢。”我说道,这倒是实话,一条单身狗没事跑这里来玩干啥。

钟忆点点头,风吹得她脸蛋红扑扑的,煞是惹人怜爱。

脚踩着地上层层的枫叶吱呀作响,钟忆脸上像是有一点点忧愁。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你怎么好像有点不开心的样子?”我朝钟忆问道。

钟忆摇摇头,说道:“没呢,每次看到枫叶就是这个样子。”

难道钟忆这小妞与枫叶还有什么不解之情?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我看到枫叶也是这个样子。”

钟忆好奇的将目光投到我这里,问道:“是什么样子?”

我目光深邃而悠远,话音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枫叶飘落的夜晚:“那天,正是我满四岁的日子,我跑到我家那里的枫叶林玩,爬到了那个最高的地方,那个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钟忆眼中闪现出了一丝奇异的光芒,说道:“你怕到最高的地方干什么?”

我又叹了一口气,愤愤说道:“我邻居小哥骗我说你找到最高的枫树上的最高处就能摘到一个枫树果实,吃了就能力大无穷,飞天遁地,比孙悟空还厉害,然后我爬上去什么都没看到,结果下不来了,躲在树上哭,一晚上都没回去,我爸妈急得要命,还打了110,最后我爸找到我把我抓回去吊起来打了一天一夜。”

钟忆捂着嘴巴咯咯笑个不停,说道:“你小时候倒真是胆子大。”

安徽去哪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我惭愧的说道:“这种年少轻狂,热血沸腾的往事,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那你和枫叶有什么故事没?”我问道。

“我啊?”钟忆轻轻回道,随即走到一片矮矮的枫树旁边,用手摘了其中一片,抚摸着那片枫叶的纹路,仔仔细细的看着,然后接着说道:“我与枫叶没什么故事,倒是别人送过我一片枫叶。”

“别人送你枫叶?”我疑惑道。

钟忆点点头,说道:“那是小时候啦,那个男孩子送过我一片枫叶和另一个东西之后我就再也没和他见过面啦。”

原来又是她青梅竹马,我摇摇头,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让钟忆念念不忘,这熊小子到底有什么魅力,年纪小小就把人家小姑娘的心给泡走了,钟忆这对待青梅竹马的感情也可以说是世间罕有了…

只听见钟忆摸着那片枫叶柔声说道:“螃蟹在剥我的壳,笔记本在写我。漫天的我落在枫叶上雪花上,而你在想我。”

“好诗,好诗啊!”我拍手赞道。

“这不是我写的啦,只是觉得写的很好,突然就想念了。”钟忆不好意思的笑道。

我脑筋急转,思考着我要说些什么才能够与钟忆相互照应,一起装逼一起飞。

经过短暂的两三秒,我脑中突然出现了一首可与钟忆这首相媲美的好诗。

只见我轻走两三步,也学钟忆一样摸到一片枫叶上面露忧伤,骚气内敛,缓缓开口道:“一片两片三四片。”

我又摸到另一片枫叶:“五片六片七八片。”

再望着钟忆手中的那片枫叶:“九片十片十一片。”

最后骚手一指旁边的枫叶堆:“落入丛中皆不见!”

“怎么样,钟忆社长,我这首诗与你意境相近,对仗工整,相互呼应,绝了啊绝了。”我摇头晃脑自我陶醉道。

钟忆又笑了,说道:“你这人脸皮真的太厚了,我还想文艺一下,被你弄得一点兴致都没了,你太搞笑了。”

我微微一笑,惭愧惭愧。

第二十三章 又见小胡子大叔

妈的好好一片暧昧气氛,大好风光,非要来整什么文艺,文艺整的好叫文艺,整不好叫装逼,最主要的是钟忆文艺的对象不是我,我哪里还会给你机会继续文艺下去?

“钟忆社长看不出你对这诗词还这么有兴致和研究,难道你还是什么文学社的吗?”我问道。

钟忆惊讶的回道:“你怎么知道?”

完了完了,自古文人多矫情,难不成钟忆以前去图书馆就看这些无病呻吟的玩意去了?万万没想到钟忆还好这口,这让我一个崇尚武力,威猛刚正,热血挺拔的汉子情何以堪。

我面色不改,微微一笑道:“钟忆社长真是一个才女,又懂音乐又懂诗词,还才貌双全,实在让我自愧不如。”我这溜须拍马的功夫也算是达到了一种高度。

钟忆抿嘴一笑,没有说话了。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到了人群最嘈杂的地段了,这里中间有一片很大的空地,四周为了一圈上了年龄的老枫树,遮天蔽日,地上又铺满着一层火红的枫叶,仿佛是大自然天然的枫树房间,并时不时的伴有几张枫叶飘落,颇有浪漫氛围。

这一大片区域自然是吸引了很多情侣,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更有些文学社的成员来到这里摇头晃脑,淫湿作乐,真是好兴致啊。

“快看啊,那是什么?”

“哇噻,好有创意哦。”

“你追我的时候比得上这一半就好了。”

过往的人群中皆发出惊叹,我和钟忆也感到好奇,打算过去一看究竟。

这一看不得了,可把我和钟忆都吓了一跳。

只见一片空地的落叶都被扫走围在旁边,厚厚一层枫叶围成一个大爱心,极具视觉震撼,中间一个人单膝下跪,手捧玫瑰,目光深情,不是那个小胡子大叔是哪个?

“终于等到了你,钟忆。”那小胡子大叔深情的说道。

旁人皆他目光朝我们这看来,就见钟忆一脸惊讶的蒙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人们纷纷让开一条道路,使得这一条线上只有钟忆能和那大叔对视。

“当我女朋友,钟忆。”那大叔接着说道,目光紧盯钟忆,一刻也不肯放松。

我草,大叔,不是说好的输了比赛就不整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了吗,你居然还死性不改,这哪是找女朋友啊,买个戒指直接求婚都行了,无耻的样子实在颇具我当年的风范,佩服佩服,正是应了那句老话,树不要脸,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钟忆,今天你不答应我,我就一直跪在这不起来了。”大叔决绝而认真的说道。

这下难办了,依着钟忆温婉如水的性格,这种死缠烂打的必定让她一时心软,答应下来,这大叔倒也摸得透,是个泡妞好手。

钟忆面露急色,一脸求助的望向我。

我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谁叫我是天生助人为乐,善良大方,专门以做好事,拯救少女于水火之中的正直小郎君呢。

这大叔不要脸,唯一的破解方法是比他更不要脸了。

现在人群气氛高涨,来得人又偏偏是情侣,自然是很乐意见到这种可以撮合的大好事的,都鼓足气喊道:“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我将人群眼色尽收眼底,正了正色,大步朝着那小胡子大叔走过去,惊讶的说道:“咦,这不是胡子大叔吗?跪在这干嘛?平身。”

人群见我向前,顿时成了全场的焦点,顿时鸦雀无声,等着看下文。

那小胡子大叔倒也能屈能伸,朝我说道:“这不是王桐大哥王大哥吗?以前的事都过去,还希望今天请你见证我对钟忆的一片真情。”

我内心一阵恶寒,你看起来可比我大多了,还认我做大哥。以前的事都过去了?那也就是三局两胜不算数咯?面对这种人我真是无话可说,出尔反尔,还他吗是不是个男人?

我故作惊讶,连忙致敬道:“不敢不敢,你不要叫我王桐大哥,叫我王小弟就行了,你今天闹这么大排场是想让钟忆当你女朋友?”

那小胡子大叔一脸耿直的说道:“当然了,请王桐老弟做个见证。”

说罢腰板挺得更直,神色更是骄傲。

奶奶的,这种不要脸的人简直要刷新我的三观的。

我朝钟忆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钟忆一脸迷茫的走了过来,我轻轻的搂住她的肩膀,入手柔若无骨,清香袭来,这手感,可以可以。

细细回味了一下手感,我故作疑惑的说道:“老婆,你答应他吗?”

钟忆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朝她使劲眨了眨眼,钟忆立即明白了,没有说什么。

众人皆是哗然,原来这长相甜美的漂亮小妞竟然是有男朋友了。

尖叫、面色青紫是癫痫的症状吗ndent:2em;">这下众人望向那小胡子大叔的眼神变成了鄙夷,一些人觉得有意思脸上还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想看这个大叔怎么收场。

我故作大方的说道:“宝贝,人家可对你真情表白呢,你先去听着,不能辜负人家的一片好意,我先去接个电话。”

众人见我胸怀如此宽阔皆对我竖起大拇指,叫好声一片响起。

那小胡子大叔脸上时红时白,乌云密布,突然说道:“那个人不是他男朋友,他是假的,我…我才是…我才是真正追求钟忆的。”

由于我先前的说的那句话,在场众人显然更相信我些,以看猴把戏的眼光看着这位“横刀夺爱”的“小三”。

同时我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吴俊吗?叫你手下来几个人到枫树林这来,这有人涉嫌扰乱情侣赏枫叶,引起严重的社会混乱,我本着一片热心肠才告诉你,快点过来,不然这功劳可被别人抢了。”

吴俊是我室友,长期混迹于校卫队,专治各种公共场合表白不服。

“哦,好的好的兄弟,给我一首情歌王的时间,我马上带人来。”说罢匆匆挂了电话,看来是已经出发了。

眼见那小胡子大叔还在进行喋喋不休的表白,钟忆脸上已经是无奈到极点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是一个劲的说道:“你别这样…你快起来,我…我有男朋友了。”

我心里暗道好笑,要是没这么多人和钟忆一副菩萨心情,我巴不得他跪个几天几夜跪死在这呢,想必第二天还能上个头条:某高校大学生怒跪三天三夜痴情表白有夫之妇,身体力竭而死其行为感天动地。

多他妈感人和痴情啊,圆了你的愿望了。

想了一会,我还是走了过去,说道:“大叔你说完了没有啊,说完我和钟忆还要去看枫叶呢。”

那小胡子大叔理都没理我,一脸深情和悲愤的再次重复道:“钟忆,你今天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追女生三句真言:胆大心细脸皮厚,这个大哥最后一条发挥到了极致,已经不是脸皮厚,是没有脸皮了。脸皮对这个大哥而言已是过眼云烟,轻如鸿毛了,哎,这方面我做得还不够,还得多向他学习。

“哪里有人扰乱公共场所呢?”

这个时候,就见到吴俊穿着校卫队黑暗深沉的队服,领着他的一群校卫队走狗,哦不,校卫队兄弟就气势汹汹的往这赶来,目露凶光说道。

“就是那个人。”这个时候一个不知名的美女玉手朝着小胡子大叔跪下的地方一指。

两眼上翻是癫痫吗ent:2em;">吴俊过来看到了我,朝我笑着点了点头,眼中蕴含着深深的感激之色,随即表情变成了狰狞,领着一群人朝着大叔走过去。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柳门竹巷网 | 淘宝聊天技巧 | 杂牌手机游戏下载 | 广场舞舞蹈视频 | 度摄影工作室 | 吴尊主演的偶像剧 | 办公软件自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