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拉手网团购北京 >> 正文

【流年】杏儿(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个冬天来得晚,数九寒天暖和。立了春才开始冷,也就是倒春寒。整整一个冬天都没有落下一片雪花。干燥和寒冷让人难以忍受。白天还好,到了晚上,路上行人寥寥无几。这么冷的天,有谁人愿意出门?屋里有暖气的。穿着薄薄的衣衫,喝着茶水、磕着瓜子、看着电视,好不惬意。他们丝毫感觉不到冬天的寒冷;没有暖气的,也会生个煤火,去去寒气,不至于冷得伸不出手;而即没有暖气又没有炉子的那可就可掺了。

杏儿怕冷,这几天都没敢出门。她整日里盖着被子坐在铺有电热毯的床上。这间租来的屋子,十个平方左右。一张大床占据了半个房间;床对面的桌子上放了一台旧电视机,电视机旁边搁着吃饭用的碗筷。房子里除了一张电热毯外,没有任何的取暖设备。

杏儿坐在被窝里看电视,旁边的手机还挂着qq。杏儿长得小巧玲珑,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嘴唇。要不是那两个红红的脸蛋,还真像一个清纯的城里女子。杏儿已经怀孕七个月了,她和男友军军租住在这里。

无可事事的杏儿,每天靠看电视连续剧打发时光。军军在离这儿不远的饭店里做打和,晚上九点半下班。平时连续剧没看完,军军就到家了。今天电视剧都演完了军军还没回来。杏儿嘟囔了一句:

“都十点了,怎么还不回来?”

说着,她拿起手机拨通了军军的电话,无人接听,她又连续拨打几次,还是无人接听。她忍不住骂了一句:

“狗东西,不接电话,得是在泡女娃呢?”

可转念一想,不会啊!和他认识一年多,还没有发现他有那癖好!再说了,他好像也不是那种人。他喜欢上网玩游戏,可能在网吧吧?杏儿又赶紧登上手机qq,搜索了一番,军军没有在线,呼唤那灰色的头像,也默不作声。噢!他可能和周哥在一起喝酒呢。周哥是军军要好的朋友,两人经常形影不离。可能是喝的兴奋,听不见电话铃声了?先不扫他们的兴,待会儿再打吧。

过了一会,等杏儿再去拨打军军的电话时,电话已关机。杏儿有点急了,她一个电话打到了周哥那里,周哥说今天没见着军军。这下,杏儿更急了,她又连续拨通了军军另外几位朋友的电话,都说今天没看见军军。

和军军失去了联系,杏儿是心急如焚,坐卧不安。她在房子里走来走去:“他到底去了哪儿呢?不行,我得去找他。”可是,当她走到窗前看到外面漆黑一片时,她胆怯了:“黑更半夜,一个女人家到那里去找呢?还是等到天亮吧!”

杏儿关掉电视,脱去了外衣,她准备睡觉了。杏儿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睡。门口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她都要坐起身来,屏住呼吸,侧耳细听,看是不是军军回来了……可门外除了北风的呼啸声外,没有别的声响。

夜已经深了,屋里也越来越冷。杏儿把被角使劲往身下掖掖,眼皮也开始打架了。忽然,她看见军军从远处朝自己走来,双手捧在胸前,身后跟着几个人。军军还“杏儿、杏儿”的喊着自己。她想答应军军,可怎么也喊不出声来。她憋足力气,大喊了一声:“军军!”她醒了,原来是她在做梦。

杏儿醒后,想着刚才的梦境,有种不祥的预兆。她预感到军军可能出事了。她看看手机,才凌晨三点。就又去拨打军军的电话,还是关机。杏儿不由得为军军担起心来:“军军啊!军军!你到底去哪儿呢?你要是有什么事,我可咋办呀?”

杏儿睡不着,她不停地拨打军军的手机,可直到天亮也没拨通军军的电话。杏儿失望了。焦急、担心、恐惧占据了她的心,杏儿哭了。

杏儿哭哭啼啼,迷迷糊糊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她起床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吃包泡面就出门了。她先去了军军打工的饭店,店老板说昨天军军根本就没来上班。她又找了几个军军常去的地方,也都没有军军的踪影。最后,杏儿又询问了军军的老家,还是没有军军的消息。

拖着沉重的身子跑了一天,没有任何的收获,还累了个半死。杏儿一回到出租屋不吃不喝就躺到了床上……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杏儿从睡梦中叫醒。杏儿拿起手机一看是周哥,就立即接通了电话。

“喂!哥!我是杏儿。”杏儿知道,这时候来电话一定和军军有关。周哥在电话那头慢声细语的说:“杏儿,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嗯,我不急,你说吧!”

“军军出了点小事,这几天可能回不来。”周哥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往下说。“周哥,军军到底出了什么事?”杏儿急切地问道,她急于想知道军军到底出了什么事。“一两句话说不清,这样吧?我和你嫂子一会儿就过去。”周哥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说不急,哪有不急的?挂掉电话,杏儿坐立不安,心吓的“砰砰”直跳。“军军果真出事了。”她慌忙下床,烧了点开水,忐忑不安地等着周哥的到来。二十分钟后,周哥夫妻俩走进了杏儿的出租屋。

这周哥二十七八岁,长得五大三粗,是个做烟酒生意的小老板。周哥刚刚坐定,杏儿就迫不及待地问:“哥,你说呀!军军到底怎么了?”“杏儿,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军军犯了法,可能一时半会是出不来的。”周哥说完,心情沉重的地下了头,他不敢直视杏儿,他不忍心去看杏儿那痛苦的表情。

"啊!他犯法了?犯了什么法?我怎么不知道?”杏儿怔怔地愣了半天,然后,带着询问的眼光看着周哥。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周哥说他也是刚刚得到消息,说军军昨天早上在上班路上被警察抓走了,据说牵扯到一桩命案。到底有多么严重,他也说不清。听罢此话,杏儿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直直地望着周哥:“那怎么可能?军军不会干那种事的!不会的!”杏儿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得,她一万个不相信。

“杏儿,我也不相信,但,的确是真的,我怎能和你开这种玩笑?”周嫂在一旁附和着说:“是真的!你周哥一直在打听军军的下落,刚得到消息就赶紧给你打了个电话,害怕你着急呀!”听完周嫂的话,杏儿信了,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那我咋办?我可咋办啊?”

军军被抓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直击的杏儿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只知道趴在周嫂怀里不停地哭泣。看着哭泣不止的杏儿,周哥拍拍杏儿的肩膀劝道:“杏儿,听哥一句,不哭了。”儿从周嫂怀里抬起头,哽咽着问周哥:“哥,那你说我现在咋办呀?”

周哥轻轻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对杏儿说:“杏儿,天太晚了,明天再说吧!今晚上,就让你嫂子陪着你,我先回去了。”说完,周哥就往门外走去。杏儿含着眼泪点点头说:“嗯,哥,那你慢点走。”

周哥走后,周嫂烧了热水,让杏儿洗了把脸,然后,两个女人都躺到了床上……看着杏儿躺在那儿睁着眼睛,周嫂给她盖好被子,拍拍杏儿说:“睡吧,杏儿,有啥,明天再说!”

谁知,杏儿“哇”的一声又哭了“嫂子,你是知道的,我们已经定过婚了,就等着生完娃结婚呢,现在这可咋办呀?”说完,杏儿拉起被子蒙住头,“呜呜呜”地大哭起来。

杏儿的哭声让周嫂心酸不已,也坐在那默默地流泪。过了会儿,周嫂用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又揭开杏儿脸上的被子说:“好了,好了,你不能再这样哭了,动了胎气可咋办?”

“我不管,他都不管我们啦,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杏儿说着,又拉起被子盖在了头上。“唉!”周嫂轻轻叹了口气。杏儿这样倔犟,她也没办法。只是暗暗的叹息杏儿的命苦。

原来杏儿的老家在甘肃农村,由于地处山区,家境十分贫寒。杏儿今年二十岁,家有父母、姐姐和弟弟。杏儿是十七岁那年辍学出来打工的,主要是做饭店服务员。由于年龄小,不大懂事,经常受到别人的欺辱。一年前,她认识了在同一饭店打工的军军,两人便很快坠入了情网,租房子同居起来。两人卿卿你我,忘乎所以,没多久杏儿便怀孕了。这下,俩人都傻了,不知如何是好啊!军军的家在附近农村,家庭条件一般。当军军的父母知道杏儿怀孕后,异常得意,直夸自己的儿子有本事。因为,就凭军军要长相没长相、要手艺没手艺的,到哪儿去找这么个漂亮的媳妇呢?为了尽快初成这门亲事,军军的父母提上两万元的彩礼去杏儿家提亲。没想到,杏儿的父母爽快地答应了,只提出了一个要求:孩子的满月酒和婚礼一起办。怀孕后,杏儿便失去了工作,整天呆在出租屋里,以看电视、玩手机打发日子。原打算春节一过,和军军一起回家生孩子结婚。现在,军军犯了罪,生死未卜,杏儿她能不急吗?

焦急、痛苦使杏儿彻夜未眠。整晚上,杏儿都在不停的哭泣。周嫂怎么劝也劝不住。杏儿和军军相识一年,军军很爱杏儿,杏儿也爱着军军。现在军军突然被抓,杏儿有种被猫抓心的疼痛,她怎能接受?

杏儿一闭上眼,就想起军军。想起了和军军相识的情景……军军虽然长相一般,却很讲义气。他可不像后厨里的那些小伙们,见到摸样好点的女服务员,不是趁机摸胸、就是用手掐臀。当时,自己就是因为不堪忍受那样的骚扰,不顾自己的力小单薄和一个小伙子对打时,是军军看不惯,揍了那小子,帮了自己。使自己对他不但有了好感,还爱上了他。和军军同居后,军军对自己关心的无微不至。特别是怀孕后,军军对自己更是体贴入微。虽然,军军手头拮据,给自己买不了营养品,但他爱自己呀!这也就够了。军军也时常在自己面前说,一定要让自己和未来的孩子过上好日子!可自己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去做那种事呢?

连续两晚上没睡好,又没有好好吃饭。杏儿的精神开始萎靡不振,身体极度虚弱,胃部也感到了隐隐作痛。

周嫂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和周哥一商量,决定把杏儿的父母叫来。两天后,杏儿的父母来了。周哥也带来了军军的最新消息:两年前,军军参与了一场打架斗殴。起因是军军的一个要好朋友无故被人欺辱,请求军军为之报仇。年轻气盛、又好打不平的军军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其结果是致对方一人重伤,而后又不治身亡了。

看着杏儿和她的父母都听得目瞪口呆,周哥又说:“好在军军不是主犯,判不了死刑!”“哥,那军军啥时能出来?”周哥话音刚落,杏儿就焦急地问了起来。

“也得几年吧?唉!这个军军呀!怎么这么糊涂?”周哥说着,气的把自己的拳头在桌子上捶的“咚咚”直响。“啊!得几年?那我咋办呀?”杏儿失望了,她坐在那又抹上了眼泪。周哥低头无语,过了会儿,他安慰了杏儿几句起身告辞了。

周哥走后,杏儿妈说话了:“杏儿,这个娃儿不能生,生了你一个人咋养?”看着杏儿低头不语,杏儿妈又说:“你体弱,胃又不好,妈也给你帮不上忙,你可不能像你姐那样”

杏儿的姐姐也是和男友谈恋爱时怀孕了,男方承诺生完孩子就结婚。可是,孩子都出生两年了,也没有结婚。一会儿说是没房子,一会儿又说还没准备好。孩子也一直放在杏儿家,由杏儿妈管着。现在,杏儿妈唯恐杏儿再步入她姐姐的后尘。因为,杏儿妈心里很明白,孩子一旦生下来,不但是杏儿以后的拖累,还得她来帮着照看。鉴于杏儿姐的前车之鉴,她说什么也不能让杏儿生下这孩子。

杏儿爸也在一旁附和着说:“你妈说的对,这个孩子千万不能要!”看着杏儿始终低着头不表态,杏儿妈瞪起了眼:“我是你妈,我能害你吗?”

面对父母苦口婆心地劝说,杏儿并不是无动于衷。一是来的太突然,自己从没有想过不要孩子;二是自己还是舍不得。这孩子毕竟是自己和军军的爱情结晶。再说了,怀孕这段时间,也和肚里的孩子产生了感情。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自己一下子也难以接受啊!不过,想想妈妈的话也有道理。自己不结婚带个孩子以后怎么办?杏儿的心里很矛盾,陷入了舍与留的两难境地。

但经过父母一晚上的轮番劝说,杏儿还是决定明天去做掉这个孩子。

第二天,杏儿在妈妈的陪同下,去医院做了引产术,打掉了已成形的胎儿。一条正在孕育着的生命就这样被扼杀在了摇篮中。一周后,杏儿和妈妈一起回到了甘肃老家。在家休养了一个月后,杏儿不顾父母的阻拦,执意又回到了城里。

杏儿回来后,在周哥的帮助下,又找了个做服务员的工作。经过军军被捕、失去孩子这一系列变故,杏儿变了。变的忧郁、孤独、喜欢一个人坐着发愣。白天还好,到了夜晚,杏儿更是寂寞难耐。

早春的古城,咋暖还寒。白天阳光明媚,一到晚上,寒冷不时袭来。杏儿把棉衣盖在被子上面还感觉冷。室友已发出了均匀的鼾声,而她却难以入睡……她想军军啊!想起在和军军相拥而眠的日子里,即使在数九寒冬,也没有感觉过冷。一想到军军,杏儿又流泪了:“军军啊军军!你让我咋办呢?”

经常这样的彻夜不眠。使杏儿便变得面黄肌瘦,胃部也时常感到疼痛。就在这时,杏儿接到了军军母亲的电话,说军军被判了两年徒刑。希望杏儿能等他出来。杏儿嘴上应着,心里却说:“两年,要七百多天,我可怎么熬啊?”

这时,店里有一个叫阿涛的配菜趁机接近了杏儿。阿涛是湖南人,长相帅气,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刚开始,阿涛给杏儿讲笑话,逗杏儿开心。慢慢地便对杏儿动手动脚了,孤寂的杏儿也半推半就,这正中了阿涛的下怀。没多久,两人便租房同居了。

有癫痫病后要去哪里治疗
西安治癫痫的医院有哪些
常见诱发癫痫病的病因

友情链接:

柳门竹巷网 | 淘宝聊天技巧 | 杂牌手机游戏下载 | 广场舞舞蹈视频 | 度摄影工作室 | 吴尊主演的偶像剧 | 办公软件自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