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秋天男生服装搭配 >> 正文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07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07

第十一章:落井下石要多干

这个时候喝的醉醺醺的周如跑了过来,像哥们一样勾着我的肩膀,酒气在我脸上直滚,胸前两个硕大的凶器摩擦着我的手臂,日,好软,刚严肃起来又要我心猿意马了。

只见周如一脸媚态的看着我们说到:“你…你…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

钟忆见到她的样子立即生气的跑过去,将周如从我身上拉下来,说到:“你看你,又醉成什么样了,快别喝了。”

“好…好…我不喝了,不过…我要问王桐一个问题。”周如一脸醉意的说到。

日,这样的状态,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话语,不是要表白吧,哎呀我还没准备好啊。

等会她向我表白我该答应呢还是答应呢,要是对我有所图谋不愧怎么办?哎呀有点羞人,又被人窥觊男色了,如果魅力大也是一种错,我愿意一错再错。

“我…我问你,刚才我和那桌的小子堵了100块,哪个ADC最强?”周如满脸严肃的说道,偏偏有有些醉意,看样子有点好笑。

“啥?”我怀疑我是不是听错了。

“哪…哪个ADC最厉害!快告诉我!”周如再次严肃道。

我知道自然不可能是表白了,但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哭笑不得的问题,好好一次音乐方面的爱好聚会变成了LOL的问题研究。

这个时候又跑来两个醉醺醺的一男一女,勾肩搭背的跑了过来,朝我问道:“社…社长,你…你说,是不是奥巴马,或者女警,周如姐偏…偏偏说是那什么德莱文。”

“咳咳。”我咳嗽了一声,看了这醉成不像话的一对小情侣。

“这个…问题,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顿了顿,严肃说道。

“当然…”

“当然是蒙多了!”我一脸正气的回道。

周如和那一对小情侣借大跌眼镜,周如说道:“怎…怎么可能是蒙多!王桐小弟弟,你不老实吧,我们可…可还没醉呢!”

钟忆拍了拍周如后背,嗔怪的看了周如一眼。

我不老实的一面可还没展现出来,周如姐这样胡乱编排我可有点不好啊。

我正了正色,说道:“我当然没骗你了,最强的ADC的确是蒙多。”

那一对小情侣显然急了,朝我问道:“社长你说,为…为什么是蒙多,蒙多也能算得上是ADC吗?”

我不急不慢的说道:“当然算,你想,你玩个蒙多,先出减CD,再无限撑肉,然后你就可以无限丢斧头去打别人,百分比扣血,你又肉,没人敢打你,大招还有加速,近身还可以直接火拼,这不是最强ADC是什么?你们社长我诚实可靠,正直老实,会因为这个骗你们吗?”

周如和那对小情侣沉默了半响,只听见那对小情侣说道:“社长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我心里乐开了花,你们这些酒鬼,还说没醉。

我继续说道:“当然了,你们社长我纵横ADC界多年,什么ADC没见过?这蒙多打ADC,突出一个无解,比赛一般都是默认禁用,没人敢拿,为什么?因为太变态了,拿了就违反游戏规则,我是偷偷的告诉你们的,你们千万别乱告诉别人这种蒙多ADC打发,自己去使就行了。”

那三个酒鬼齐齐点了点头,周如一脸不服的说道:“那这次不算…我们再喝,再赌,这局算平!”

说完钟忆拉都不拉不住,那三个人又跑桌子上火拼去了。

四川那家羊角风医院好些2em;">钟忆无奈的看了周如一眼,又转身对我说道:“你真坏,趁他们喝醉的时候忽悠他们。”

我哈哈一笑,说道:“你看他们那样子,他们觉得你是真的那就是真的,觉得你是假的你就算说真的也没用啊,你看我这个答案就很让他们满意。”

钟忆捂嘴笑道:“好吧,我觉得也是这样。”

我又对钟忆问道:“周如是不是个有故事的人啊,为什么逢酒必醉?”

钟忆点点头,说道:“应该是吧,但她没和我说过,每次问就含糊其辞…”

我想了想,说道:“看来这故事还挺深啊,不过看周如醉的样子,今晚她室友可要倒霉了。”

“我就是她室友,倒霉的是我。”钟忆无奈朝我翻了翻白眼,说道。

我立马正直的说道:“说的是,周如喝醉以后一定不好打理,还要帮她脱衣洗澡换衣之类的,还要提防她随时吐掉,这种脏活累活不如交给我怎么样?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毕竟的是一个男生,这点苦还是吃得了的。”

钟忆立即捂嘴笑道:“你这个人这种话也敢说出口,占了便宜还卖乖,好啊,只要你敢来我们寝室,我就把周如交给你。”

什么叫把周如交给我,我不满的想到,交给我应该是在宾馆啊。

“那倒不必了,钟忆社长你能者多劳,这点小活一定不在话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收拾收拾准备回去把?”我笑道。

钟忆点点头,这顿饭也就此散席。

回到寝室我躺在床上,我有个习惯就是爱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一切,哪里值得注意,哪里有趣,哪里又没做得好。

所以有时候想得多了,我就很容易失眠。

原来在钟忆的心理还住着这么一个人啊,一个从小就带有崇拜性质长大的青梅竹马。

这么多年还念念不忘,可以看出钟忆对待爱情是充满着天真和幻想的,也不知道她以前处过对象没有,长得这么漂亮,追的人自然不会少了。

我那青梅竹马我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了,记得读小学的那一段时间还天天想着那个欣欣,只可惜一直没能联系的上,之后就忘了这回事了,处的对象也不知道有多少。

哎,我本是一个痴情的人,却给了我一个多情的命,我命由天不由我啊…

第二天一早,我顶着个黑眼圈就被钟忆给叫出来了。

钟忆换上一身文艺女生的装扮,白色毛织宽袖外套,衬衣领整齐的扣严实,下身淡蓝色长裙,脸含笑意,只静静站着就有一种娴静之美。

而周如打扮则很显冲突,黑色小皮衣,破洞牛仔裤,干净又利落的一副打扮偏偏又驾着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脸上满脸盎然哪里有一点昨天喝醉的样子?

“怎么?昨天没睡好?顶个黑眼圈,是不是看上小忆忆社团的社员去干坏事去了啊?”周如的话语依旧是那么的让我等纯情小处男脸红心跳。

“是啊,整整坚持了晚上,没有睡过觉,没黑眼圈才怪。”我叹息一声说道。

钟忆过来拍了周如一下,说道:“你在这瞎说什么的,昨天醉得和个死猪一样,多亏我和王桐把你送回去,我一个人还扶不住你!”

周如听后把脸凑过来,眯眼对我说道;“你昨天扶我回来的?没占我便宜吧?”

我立马正色的说道:“周如姐,你可以侮辱我的肉体,但你不能侮辱的人格,我像是那种人吗?人称诚实可靠小郎君,一尘不染俊少年,天生坐怀不乱,坚如磐石,怎么可能会占你便宜?”

周如立即咯咯笑个不停,见钟忆正在打电话,然后过来朝我神秘一笑的说道:“那昨天谁背我的时候总是不怀好意的乱动,手还偷偷的抓人家屁股呢,占人家便宜呢?”

我老脸一红,这话也太直接大胆了。

想到昨晚背周如的时候确实是感受到了背后两团有温度的炽热,但这也不能怪我是不是?这怎么能避免呢?两只手也确实是抓了一下周如姐姐的臀部,但我这不是防止她掉下来吗?

我立马严肃道:“这怎么能叫占便宜,我用手托起你的屁股,但你屁股不是也托着我的手吗?两边平等,算不得占便宜,算不得占便宜。”

俗话说得好,落井下石要多干,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我再怎么也不能当王八蛋吧。

第十二章:赛前想听你唱首歌

“你这人脸皮实在太厚了。”周如没好气的说道。

我嘿嘿一笑,只能怪你昨天醉得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这个时候钟忆也打完电话,走过来朝我们说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见我们一个脸色嗔怪,一个满脸坏笑,疑惑的问道。

我率先说话,道:“没什么,没什么,话说钟忆一大早钟忆你叫我出来是什么事啊?”

钟忆又望了周如一眼,说道:“刚才这个电话就是那个人打来的,他说最后一把放在明天打,就在我们经常去的那个网吧,面对面5V5。”

我笑道:“好啊,这有什么难的。”

钟忆又连忙急切的说道:“我已经得到了消息,他花钱换上了我们学校最强的两个人帮他打,一个钻一,一个钻二,是打野和中单,我怕我们打不过他们,所以想着今天不应该出来练习一下吗?”

原来我们学校最强就是钻一和钻二吗?我倒是长见识了,可惜本王者不爱抛头露面,平时也只是打打单子,没在网吧上过大号。

“这样啊,那是挺难的。”我故作沉思道。

钟忆立刻紧张的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啊,练习有没有用?”

我想了一会,接着道:“应该用处不是很大。”

钟忆慌乱的说道:“啊?那怎么办啊,完蛋了。”

我立刻将目光自动调成深邃状,说道:“不要急,我有办法。”

钟忆一喜,说道:“什么办法?别调我胃口了。”

我思索了一会,说道:“我想听你再弹首能和小小那首歌相媲美的歌,你知道琴女吗?弹琴加BUFF的,说不定你一弹我就浑身有状态,赢他们自然也就不在话下了。”

钟忆听后立即泄了气,说道:“什么东西嘛,我现在在说真的,王桐大哥,你真的要帮帮我,成功后唱几首歌都可以,现在我没和你开玩笑。”

我听后也回道:“我也没和你开玩笑,我也是说真的,我真的只是想听首歌,说不定就能赢呢?再说了一天练习再怎么也没用的,不如把心情调节好,钻一钻二有什么好怕的。”

钟忆无奈的把目光投到周如身上。

周如对我不相信的说道:“你这黄金发挥一把好的就真的这么有把握?说不定别人上把没认真呢?”

我把脸一瞥,说道:“你态度不好,我拒绝回答。”

周如又气又笑,说道:“好好好,我现在没和你开玩笑,好好说话。”

我这才脸色好点,笑着说道:“大概有个七八分的把握吧。”

“那就好,那弹首歌也没什么问题咯,我们相信你,你也别让我们失望。”周如把脸转向钟忆那边,露出一个爽快的笑容。

钟忆依旧忧心忡忡,说道:“这样真的行吗?”

周如叹了口气,说道:“现在除了相信他,也没什么别的好办法了。”

我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这就对了嘛,早应该陕西癫痫科权威医院相信我,谈首歌而已,我已经想好了,就那个吹喇…”

我习惯性的调笑成性,脱口而出道。

“喇什么?”钟忆满脸疑惑的瞪大眼睛,一脸无辜的对着我说道。

我被她单纯如水的大眼睛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老脸一红,说道:“喇…辣个大话西游的结尾曲,一生所爱,你会吗?”

我突然急中生智,差点就没转过去。

老年人患了癫痫怎么办?m;text-indent:2em;">钟忆连忙笑道:“会的,这个简单。”

“那下午你来我们尤克里里的社团部,我唱给你听。”钟忆接着说道。

我抹了抹汗,点头答应了。

上午周如带着钟忆双排去了,我自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带妹狂魔就当不成了。

“喂,余木吗,明天上午来我学校,费用全包。”我拨通了余木的电话说道。

“哟,兄弟,最近发财了?”

“发个鸟的财,还记得上次我们打的5V5不,这次人家要求面对面5V5了。”

“哈哈哈,还面对面5V5,对面那种菜鸟,还要求这要求那的。”

“没办法嘛,听说他们找了个钻一和钻二的中单和打野,换人了。”

“有意思有意思,那我明天来一趟,对了你帮什么人打这比赛啊,看上次我们这中路和辅助的ID像是妹子啊。”

“确实是妹子,刚认识的。”

“哦?动机不纯啊兄弟,上次把我抛弃了也是因为这两个妹子对不?”

“是是是,一个妹子。”

“哪个?中单还是辅助?”

“辅助。”我头痛的说道。

“那中单怎么样,长得漂亮不?”

“依你性格见上一面就得要电话号码了。”我鄙视道。

“哈哈哈,可以可以,那明天再说,我先挂电话了。”

我有点受不了这货,一听到有妹子就开始积极无比,实在是一个狐朋狗友,见色好利之人,于我大无畏,正直无私的性格格格不入,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交到这货当朋友的。

下午,我穿戴整齐,屁颠屁颠的跑到尤克里里社团部里去听歌了。

“哟,这不是王桐社长嘛,怎么跑到我们这里来啦,难道是昨天看上了我们这的哪个妹妹吗?”

我刚一进去,就看见一个容貌姣好的尤克里里社团妹妹对我调笑。

“这个姐姐不要乱讲,我是来和你们社长进行吉他与尤克里里的学术交流的,为促进两社团的友好发展作出巨大贡献。”我满脸正气的说道。

“嘻嘻,原来是看上了我们社长,那你们慢慢交流吧。”说罢,那个妹子就背着一把尤克里里走出门外。

老远就看见钟忆坐在一个办公桌上办公,袖子上挽,秀发轻轻束起,露出如凝脂般的玉手,眉如远黛,眸如秋水,仅看一眼也是叫人怦然心动。

“钟忆社长。”我怕打搅到她,轻轻喊了一声。

她工作入迷,又或者是我声音太小,就在她面前她也没听见,只埋头继续工作。

“钟忆社长?”我将声音稍微提大了一些。

“啊?你来啦。”钟忆慌忙的抬头,见到了一脸笑意的我,连忙停下手中的笔。

“钟忆社长为社团鞠躬尽瘁,呕心沥血,实在是我尤克里里社团的一大福音与楷模,叫人不能不佩服。”我哈哈一笑,免费马屁送上。

钟忆脸一红,说道:“你就别取笑我了。”

说罢钟忆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裙子的褶皱,将桌子后方的尤克里里取出来。

钟忆将那小巧的尤克里里拿在手中,几根青丝自然的垂落,嘴边含着淡淡的笑意,望我一眼后继续低头调弄尤克里里,温柔如水,所谓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说的就是眼前的钟忆吧,想一想古时白居易所见的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的五陵第一琵琶女,也比不上钟忆拿起尤克里里漫不经心看我的那一眼。

钟忆黛眉微蹙,一生所爱忧伤而惆怅的前奏缓缓而至,只听她清声唱道:“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钟忆顿了一顿,手中旋律如最壮丽的胶卷,仿佛将人的记忆拉回到了那个黄沙飞舞的城楼。

夕阳武士与紫霞转世紧紧抱在一起,孙悟空用了他生平最大的力气转身。

那个人好像一条狗。

“情人别后永远再不来

无言独坐放眼尘世外

鲜花虽会凋谢

但会再开

一生所爱隐约

在白云外。”

一曲唱完,我的大话情节是很深的,不知不觉辛酸之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钟忆唱这首歌,只怕当时自己脑子短路了。

我轻轻的拍了拍手,说道:“不愧是钟忆社长,这旋律这唱功,差点把我唱哭了。”

钟忆放下尤克里里,刚才显然她也将情绪投入进去,连忙摆出一个笑脸,说道:“这下你可满意啦,明天一定要好好表现哦。”

我点了点头,笑道:“这是肯定的,不得不说钟忆你唱的实在太赞了,我已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真的害怕要是有一天听不到这么好的声音,这么好的旋律,那是一件多难受的事情。”

这句我发自肺腑,绝无拍马屁之嫌。

钟忆脸一红,说道:“你想听我又会唱的话给你唱几首也没什么,你就不要再这样取笑我了。”

有关于癫痫病的诊断是怎么回事呢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柳门竹巷网 | 淘宝聊天技巧 | 杂牌手机游戏下载 | 广场舞舞蹈视频 | 度摄影工作室 | 吴尊主演的偶像剧 | 办公软件自学网